順興佳益書院目錄

神道復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周王:我獨得皇上恩寵

時間:2020-03-28作者:神秘道人

    呼嘯的西北風吹過。

    長公主府邸外,前來恭賀的眾人心中生出一股冷意。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注視著老者,心中也在奇怪,最近到底是怎么了?這禍事www.whsxsh.一場接一場。

    以往高不可攀,足以鎮壓一國氣數的無上宗師,如今卻是在接連出事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“梅林醫仙華紅梅。”

    前來登門祝賀者,無不都是一世之雄,見多識廣之輩,其中不乏有老一輩的江湖名宿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余個呼吸間,當老者話語落下后,已經有人認出了老者是誰。

    晉王一聽此名字,目光再看秦王,語氣下意識低沉的講道:“記得當年我們一起找大哥狩獵,在大哥那里見到的是他嗎?”

    秦王神色肅穆,不要看二王年紀不大,只是人到中年三十出頭,但二王沒有一位低于四十歲,年長的晉王已經接近五十了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往事,對于一位元神大成的強者而言,當時要是元神已成,仔細回想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秦王徐徐點頭道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晉王神色不變,目光中充斥著一絲玩味,這到底是誰?

    花費的本錢不小,二十年前的舊賬,再一次翻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四弟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秦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語氣平淡的講道:“此等小事,姑姑自會處理,我們靜觀其變即可。”

    晉王認可的講道:“四弟說的不錯,誣蔑之語,不可輕信。”

    二人對望一眼,皆看到了對方眼底中的野心,換成以往這等誣蔑圣天子的話,二王維持大乾威嚴,早就已經出面,可今時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圣天子已經跑了,假天子在位,這正是二王的機會。

    弒父奪位,到底不雅,可現在不用背負罵名,正是最佳的奪位機會。

    只要把大位占據下來,就算是父皇回來了,那也是太上皇,兄弟二人最近一段時間,氣氛融洽,其樂融融,再無一絲相互爭斗,就是因為這一個潛在的默契。

    二王態度不明,前來祝賀的浪子云,論起來年歲也是老一輩名宿,只是較為活躍,一直沒有跌出地榜。

    此時猶如解說員一樣,親自為眾人實況解說道:“梅林醫仙華紅梅,二十年前名震大江南北。”

    “一手銀針刺穴,號稱專治疑難雜癥,不知道治好了多少必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記得二十年前恒王病患,是長公主不辭辛苦,跋山涉水,把華紅梅請來為恒王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恒王病患嚴重,已經非藥石可救,最后不得不壯年而死。”

    浪子云還是有逼數的,其中涉及到姬長空的部分,自動的給去掉了。

    府邸外的混亂,大約持續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自府邸中一人就匆匆走出,骨骼寬大的趙無極,昂首挺胸自府邸內走出。

    步伐較為穩健,未曾因為發生大事而顯現的慌亂。

    趙無極來至門口,看著鶴立雞群,四方無一人的老者,二話不說直接講道:“招搖撞騙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分分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梅林醫仙華紅梅,早已在二十年前舉家前往中土,當時不少人都知曉。”

    趙無極目光看向一位滿頭銀白發絲的錦袍老者:“王老前輩也應該有耳聞?”

    錦袍老者撫摸著長須,點頭講道: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雖未傳的天下皆知,可也瞞不過有心人,聽說是為了天衛上國皇帝治病,為此懸鏡司楚首尊許諾,親自出手為其易筋洗髓,助其突破法相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消息傳出,老夫還較為羨慕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目光生出狐疑,紛紛看向華紅梅,認識華紅梅者到底少數,大部分都是聽說。

    而就算是見過華紅梅,也是寥寥幾面,二十年過去了,有人故意裝扮成其模樣,也是未嘗可知。

    秦王看著一道道狐疑的目光,冷哼了一聲,都是一些滑頭,是真是假?有幾位可是知道,還在這里裝作不知。

    目光看向趙無極,目光充斥欣賞,這位倒是成了氣候,辦事干凈利落。

    陳大先生教徒本事真是不差,本來趙無極就是人榜前十,人中之龍,可到底年輕想要成才,還是要磨煉十年二十年。

    但如今經過陳大先生調教,不過才短短一段時間,就完成常人十年的蛻變。

    華紅梅要開口senlinffm.訴說,但趙無極根本不給機會,此時要的就是干凈利落,快刀斬亂麻,給其分辨的機會,無疑是自討苦吃。

    趙無極一步踏出,寬大的手指朝著華紅梅抓來。

    骨骼一動,相互撞擊,發出金銀之聲,手指勁力不顯,卻是無絲毫外泄。

    華紅梅肩膀一抖,枯瘦的身軀猶如泥鰍,輕輕的一抖,頓時生出滑不留手之感,任你萬千攻擊,皆是不能臨身。

    趙無極一抓落空,半空中的五根手指合攏,雙眸中生出一絲厲光。

    一拳自上而下轟下,拳意勃發,大勢濤濤,震懾心神,躲無可躲,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&n 華紅梅躲不過,直接在地面上一滾,拳勢中途變幻,如影隨形,一柄刀鞘突生而至,攔截在了趙無極前方。

    刀鞘出現突兀,刀氣瞬間勃發,一道道刀氣,吞吐著鋒芒,襲擊趙無極面部。

    趙無極拳勢翻滾,手臂一橫,一道道刀氣不斷崩滅,止步看向突然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近三十的男子,嘴唇上面有著黑色的短須,黑色的衣袖袖口,上面用著金色細線,繡上了三道歪歪扭扭的線條,要是整體觀看大約能夠看出似刀又似劍的圖案。

    趙無極神態如常,語氣徐徐講道:“霸刀山莊,雷霆刀孫立恒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今日擾亂公主殿下慶典,是你們霸刀山莊干的了?”

    孫立恒懷抱著刀鞘,站在趙無極面前,語氣平淡的講道:“孫某不敢擾亂長公主殿下慶典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事涉及長公主殿下私事,又關乎圣上名譽,豈能這么草率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江湖名宿齊聚,還有晉王和秦王兩位殿下在此,趙捕神何不在此斷案,還圣上一個清白,也給長公主殿下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趙無極冷笑一下,卻是未曾去接此話,向前踏出一步,朝著遠方躲去的華紅梅走去,語氣淡然講道:“朝廷法度,豈容你這草民質疑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我給你一個交代,去請圣上圣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說的不錯。”

    秦王站在一旁,撫掌稱贊講道。

    這一句話說道秦王心坎中了,霸刀山莊周獨夫再強,那也是草民,區區一個霸刀山莊的弟子,就敢非議朝廷,去指揮一位捕神該如何做。

    這等江湖草莽,真是無父無君。

    看著和自己交錯而過的趙無極,孫立恒臉色一沉,浮現出一片鐵青,懷抱著的刀鞘當啷一聲,刀已經出鞘,一刀斬出。

    一片白光浮現,卻是看不見刀。

    這迅疾猶如雷霆的一刀。

    快到了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趙無極目光冰冷,一拳轟出,拳意實質,狂霸拳力宣泄出。

    凌駕于萬人之上,高高在上,俯視眾生的拳意,這一刻彰顯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鐵拳后發而至,撞擊在刀刃之上,拳意如實質,層層衍生出,像是鋼鐵一般,撞擊發出了金屬的敲擊聲。

    刀刃移開,已經斜飛而出。

    孫立恒手臂顫動,看著這一拳一往無前,轟擊到了己身。

    孫立恒如炮彈一般,直接橫飛而出,撞擊到了一旁高大的墻壁上,咔嚓,墻壁浮現出龜裂的痕跡。

    一道道裂痕猶如蛛網,孫立恒鑲嵌在墻壁上面,嘴中吐著鮮血,雙眸較為茫然,對此一幕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趙無極看著遠方衛侯出現,手中提著華紅梅,緩緩點頭示意,收回目光大步流星的走到孫立恒身旁,一把提起孫立恒。

    語氣冷淡的講道:“五年前人榜中,你依仗年長,這才壓過我一頭。”

    “幾年不見,武功進步不大,連元神都未曾穩固,就膽敢出霸刀山莊。”

    “勾結匪徒,亂我大乾,今日入了六扇門,就別想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鬧劇結束了,請眾位入內。”

    趙無極環顧眾人,開始邀請眾人入府邸。

    衛侯提著被抓住的華紅梅,此時已經被封住了嘴巴,支支吾吾的想要訴說什么,但一句話都說不出口,根本不給華紅梅挑事的機會。

    正在即將走入府邸時,“還是把事情說開了好。”

    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,一位俊美如妖的少年,自遠方翩然而至。

    站在眾人面前,坦然的迎著眾人目光。

    “這關乎著父皇的名譽,讓人誤會了,豈不是損了龍顏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和四哥你們認為呢?”

    秦王冷笑連連,晉王浮現出淡淡的笑容,語氣認可的講道:“父皇最寵愛的就是九弟你了,你開口了,二哥怎么會不答應。”

    秦王聽著晉王的話,冷笑也演變為燦爛的笑容,語氣溫和的講道:“老九你獨得皇上恩寵,自然是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沒必要問我們兄弟倆。”

    周王目光看向趙無極,語氣淡淡的講道:“捕神斷案如神,不如好好的當著眾位江湖名宿的面,把此事調查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證明此賊,污蔑皇上,一番話語純屬無稽之談。”
小說推薦
现在上海时时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