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興佳益書院目錄

相敬如賓不相睹 第二十八章 迎娶冷云夢

時間:2019-11-09作者:青安銀岱

    這一日,鑼鼓喧天,鞭炮齊鳴,整個朱雀街人頭攢動。w..org

    并不是什么公主出嫁,也不是那家達官貴人嫁女,只是一個的戶部侍郎冷離嫁妹妹而已。因楊修被斬,冷離被調離禮部,去戶部擔任了戶部侍郎一職。皇帝給足了冷府面子,好日后讓他盡心盡力輔助李學郯,也給那些朝中的人看到,此樁婚事是陛下親賜的,是無高的榮耀。

    大街上很多孩子跟著花轎跑著,李學郯身穿大紅喜服坐在一匹高大的黑鬃馬上,韓斌在離他不遠的身后,六人大轎中坐著一位美麗的新娘子,可蓋頭下的她并沒有什么笑容,那匹俊馬上那人亦是,北園中那人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太子府的迎親隊伍中,有幾個身穿彩服的姑娘邊走邊撒著糖。這個陣仗比晰樂嫁過來時還要大,還要熱鬧。

    北園中

    “姐。”楓羽聲的喊著晰樂。此時的晰樂無神的坐在鏡子前。

    “嗯,梳妝吧。”。晰樂臉上出現一抹苦澀的笑對楓羽道。

    外面的喧嘩聲,和剛剛丫鬟的傳報,晰樂知道迎親的花轎要到太子府了。

    今日的晰樂,身穿一件暗色繡花拖地長裙,發式也略微成熟些,妝容也顯得莊重些,不見當日的那種俏皮活潑。畢竟今日李學郯大婚,又要見到一位妹妹,還有很多賓客,自己必須看上去穩重。

    “我們過去吧。”晰樂面無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姐你還是要笑一笑的。”楓羽將晰樂扶起來,心疼的看著晰樂沒有血色的臉,可還是要提醒晰樂今天是什么日子,必須要開心,哪怕是假裝的。

    前廳中,來了很多賓客。丫鬟仆人們忙得不亦樂乎的。晰樂站在大廳前等著新人進來。

    此時門外響起一聲勒馬聲,晰樂知道他們來了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調整了一下表情和呼吸。

    冷云夢被她的貼身丫鬟攙扶著出了花轎,一進門李學郯便看到站在廳前的晰樂,他的心又猛然的痛到無法呼吸,李學郯可以看出晰樂的悲傷情緒,即便她努力的掩飾著。

    李學郯從進門到走至晰樂身邊眼神不曾離開她一秒,走到晰樂身邊他將晰樂的手牽起來,拉著她走到大廳中央的椅子上坐下,他感受她的手指上冰涼的。心疼的看著晰樂。晰樂還是擠出一個苦澀的笑容,這個笑容看的李學郯心如刀絞。

    冷云夢也被丫鬟雪雁扶到廳中,跪在地上給晰樂和李學郯敬茶。因為冷云夢和魏明善一樣只是側妃,都是良娣,所以只需給太子和太子妃敬茶便算禮成。而和太子行三拜之禮的只有正妻太子妃一人。w..org

    晰樂接過冷云夢的茶喝了一口,讓楓羽將一個紅包遞給她。

    “妹妹,請起。”晰樂站起身來虛力的扶了一下冷云夢,雪雁將冷云夢扶起來,送入了葉南軒。

    整場婚宴下來,晰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堅持下來的,只知道迷迷糊糊的有很多人給她行禮敬酒,和她客套奉承。

    回到北園的她已經累得不行,比自己當初嫁過來還要累。她木訥的站在床前,楓羽將她身上繁瑣的禮服脫了,頭發也散開,如瀑布一般在她腰后。

    洗漱后,她便坐在床上,靠在床柵欄上。

    “姐,你還好嗎?”楓羽擔憂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你也回去休息吧。”晰樂淡淡道。

    楓羽見她這樣也沒有打擾她,忙好后便退了。

    葉南軒中,冷云夢帶著紅蓋頭坐在床上,而李學郯魂不守舍的坐在桌邊,屋里靜到連根針落地都能聽到。看著冷云夢,李學郯想到自己和晰樂成親那日,她也是靜靜的坐在床邊等著自己,可自己對她卻是那么冷淡,想到此心里便一抽的疼。而此刻的冷云夢何嘗不是呢?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有心事?”冷云夢見李學郯久久不掀開自己的蓋頭便和晰樂那時一樣,自己掀開了。只見她徑直走到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李學郯見她這樣,有一瞬間的錯愕,和晰樂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“云夢有話想和太子殿下,不知可否出來?”冷云夢看著李學郯問道。

    “但無妨。今日可以暢所欲言,不分尊卑。”李學郯覺得自己挺對不住冷云夢的,便讓她將心中所想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,多謝。”冷云夢雙手抱拳給李學郯行禮道。這都是讓李學郯覺得有趣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嫁給你的,我只想一世一雙人,我不想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,今日我在房中等你的時候,雪雁和我,你今日并不開心,眼神不曾離開太子妃一刻,相必你很愛她吧。”冷云夢道。

    李學郯并沒有回答云夢的問題,只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就突然嫁給你了,但是我真的不想,不想在這深宅之中葬送一輩子,我知道我這樣可能太放肆了,不過反正心境都如此,也不在乎什么境遇了。可”冷云夢有些為難的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為什么娶你,因為本宮需要你哥哥的幫助,所以只能娶你,同樣本宮也是逼不得已才娶了你,耽誤了你的一輩子。”李學郯有些愧疚的對冷云夢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可以想個折中的辦法嘛?既不傷害到太子妃,也可是保全我關家顏面,也可以讓讓殿下和云夢之間相處的順意呢?”冷云夢性格豪爽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本宮有一想法,若是你不介意,你可以在沒人的情況以妹妹的身份待在我的身邊,假如有一日你有了意中人,我便寫下休書讓你走,可好?”李學郯有些不舍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姑娘,他不是那種不舍,而是一個兄長對妹妹的那種不舍傷害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可以這樣嗎?”冷云夢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,只要你想。”李學郯和冷云夢保證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多謝太子殿下了。”冷云夢突然調皮的對;李學郯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云夢早些休息,兄長先走了。”看著冷云夢開心的樣子,李學郯也陪她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等等云夢還是一事想問?”就在李學郯準備走的時候,云夢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逼我侍寢怎么辦?”,自己和李學郯他是放心的,萬一陛下要是想到此云夢都不覺得打著寒顫。

    李學郯笑道:“放心這個不會,即便真的發生,本宮也有辦法應付,這個云夢大可放心。快些休息吧,今日你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,云夢乖巧的給李學郯行禮后,便看著李學郯離開了葉南軒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相敬如賓不相睹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,聊人生,尋知己~
小說推薦
现在上海时时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