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興佳益書院目錄

相敬如賓不相睹 第二十四章 銀語宮

時間:2019-11-09作者:青安銀岱

    李學郯從晰樂的北園回到了東樺閣,此時的房中,韓斌臉色不對勁的站在那等候著李學郯回來,其實他已經回來很久了,但是聽李學郯去了北園,便在房中等著他。w..org

    一進門李學郯便看到韓斌的氣色好像不對勁,便關心的問道:“你怎么了?受傷了還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韓斌特意選擇了光線較暗的地方站著。

    李學郯:“前幾日可有查出些什么?”

    韓斌:“我去了一趟銀語宮,帶著宮中的人前去調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結果如何?”李學郯手中拿著折扇擦拭著上面的刀片。

    “那日樹林中行刺我們的是兩撥人,主攻我的是楊修派來殺人滅口的,而主攻你的,是一個處在暗處的組織,但是該組織到底受命于誰,并未查到。”韓斌好像忍耐著什么一樣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,且幕后主使我也知道,但是為何那個組織沒有查清呢”李學郯將折扇擦好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是的,因為我們一直追著限線索查下去,但是總被一個黑衣人干擾,最終也就查到陳國邊境,線索斷了,沒了蹤跡。”

    “陳國邊境?此組織回和陳國有關嗎?”李學郯問道。w..org

    “不不知。”只見韓斌的身體突然一歪,嘴角都是血,筆直的朝地下倒去,李學郯見狀立刻從桌上翻身過來接住他。

    “存訓,你怎么了?存訓?”李學郯將手搭在韓斌的脈搏上,發現他脈搏跳動無力,氣息紊亂,好像受了很重的內傷。

    “韓叔,韓叔。”李學郯大聲將管家喊來。

    “去請大夫,不,去請御醫,就是本宮病了,快去。”李學郯趕緊對管家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老奴這就去。”看著躺在地上的韓斌,管家也被嚇到了,趕緊跑去請御醫。

    李學郯將韓斌扶起來,自己用內力給他調整氣息,順便也輸入內力護他心脈不受傷害。

    一番忙碌下來,韓斌被安置在床上,李學郯站在床邊看著漸漸醒了的韓斌道:“你怎么受這么重的內傷?”,韓斌的武功也不低,能被人傷著這樣,對方肯定也是一個高手。

    “被黑衣人偷襲的。”韓斌無力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,我親自去一趟銀語宮。”李學郯看著韓斌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你一人出去,我不放心,我陪你一起。”罷,韓斌便用右手強行撐起自己虛弱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不用,這是命令,你好好休息。”完,李學郯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管家看著韓斌看李學郯離開眼中那股不清的情感對韓斌道:“訓兒,有些事情注定沒有結果,不被世人接受,是見不得光的。”管家心疼的看著韓斌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韓斌躺在床上,眼神黯淡無光,而后痛苦的閉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銀語宮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參加宮主。”銀語宮內,眾人跪在地上給銀語宮宮主行禮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,只見一個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,面具上的刻著若隱若現的火焰紋,不過面具并沒有遮住整張臉,只遮住了鼻子以上,還透出了那張清冷絕塵的眼眸,再用淡紫色線條勾勒出那上挑的眼角,襯以那張面具下俊朗的臉。身穿一件火紅色的長袍,十分的冷冽和魅惑人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宮主今日駕到,屬下有失遠迎。”一旁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拱手道。他是銀語宮的二當家銀霄,一般李學郯不來時,此處便交于他打理。

    “我來是想知道你們查到那個組織沒有?”李學郯坐在高高的椅子上,把玩著手中的折扇。

    “讓其他人先退下吧。”李學郯看了一眼眾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,宮主,此事屬下正在全力調查中,目前得知該組織是陳國一個民間組織,但實則沒有這么簡單,他們訓練有素,行動有序,不像是民間組織,倒像是”銀霄揮了揮手讓那些人退下后著。

    “倒像是軍隊出來的是嗎?”李學郯輕蔑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宮主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唐國雖與陳國結盟,但是他們終究有一日還是會被我們吞并,而目前看來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本宮出事。那唐國必會大亂,他們也就有了喘息的機會。”李學郯冷冷的眼光中透著一股寒氣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銀霄表示贊同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對了,為何韓斌會受那么重的內傷,對手很厲害嗎?”李學郯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回宮主,韓大人和我一路追擊那個干擾我們查線索的黑衣人,追著陳國邊境時和他交手,他武功很是高強,我和韓斌不敵便被他傷了。”銀霄有些慚愧的道。

    “武功這般高?倒也是有趣。”李學郯好像很感興趣的著。

    “他武功和您不相上下,宮主若是遇到定要心。”銀霄又擔憂的道。

    “恩,本宮知道了,你好好養傷,此事還需繼續追查下去,不可掉以輕心。”李學郯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計劃快要開始了,宮中眾人的訓練不可松懈,還有一事,你派人打探一下陳國廣安寺的主持回寺沒有?”這是李學郯此次親自前來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是,宮主慢走。”銀霄恭敬的行禮。

    深夜,李學郯換裝后,回到了府中,還是先去看了一眼韓斌。

    “還沒睡?”李學郯見韓斌在床上眼睛睜著,便問道。

    “恩,睡不著。”他其實想擔心他,無法入睡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去了銀語宮,具體事情已經知道,等你傷好,我們要開始計劃了。”李學郯輕聲的著。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韓斌無神的回答著。

    “早點休息。”,完李學郯推門出了房中。

    而此時的韓斌再也忍不住的雙手掩面將自己捂在被子里,顫抖著。他很痛苦,痛苦的想死,為什么自己會這樣?今日舅舅提醒自己的時候,他覺得他好恨自己,好恨好恨自己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相敬如賓不相睹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,聊人生,尋知己~
小說推薦
现在上海时时彩开奖结果